欢迎报考赣州市第一中学!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女儿的呼喊:如果你是我会怎样想

    当前位置:首页> 德育之窗

    女儿的呼喊:如果你是我会怎样想

    * 来源: * 作者: admin * 发表时间: 2015-09-17 15:05:32 * 浏览: 814
    不少受过良好教育并自认为有现代教育理念的妈妈,一直标榜将孩子的身心健康作为自己的教育目标。

      可是,当孩子陷入升学的压力漩涡中,她们又不自觉地被传统的教育体制所裹挟,对孩子的要求越来越复杂,越来 

    越苛刻。文中的妈妈只是其中一例,相信现实中有许许多多妈妈正经历着这样的阵痛。如果您有同感或有什么好的建议,欢迎参与我们的讨论。

      开学后,不约而同,我和女儿都松了一口气。女儿拒绝我再给她报任何兴趣班,包括她喜欢的游泳。“我累了,你让我歇会儿吧。”女儿这样说时,像个大孩子,而我也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再也陪不动了。

      从7月11日起,女儿每天早上8点到9点半学游泳,晚上6点到7点半学乒乓球。7月29日,两项训练同时结束,我俩都松了口气。这只是我给女儿定的“完美暑假”计划中的一部分。

      仿佛上了一条有帆无舵的船

      9月开学女儿就该上小学三年级了,以前的假期都是以玩为主,但这个暑假不能再这么玩了。我自诩为“完美”的暑假计划本来还包括:8月1日开始,参加一个为期12天的跆拳道夏令营;除完成暑假作业外,每天背一首古诗,弹两小时钢琴,背两段《论语》,练一篇字,做一篇奥数,读至少20分钟英语……可在实施的过程中却遭到了女儿的坚决抵制,她的理由是“假期是要让小孩玩儿的,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做?”我最怕女儿问我这个问题,每次她这么问,我都会妥协。这让我感觉很失败。

      为了给女儿定暑假计划,我从6月中旬就开始准备,查遍了北京几乎所有暑期培训课程和夏令营。经过反复衡量,终于确定以游泳和乒乓球作为主攻项目,因为这两项分别是我相中的两所“重点”初中的体育优势项目,如果今后参加市级比赛得了奖,就有机会作为体育特长生顺利完成“小升初”。我一个朋友的女儿就是这样升入了“重点”中学。“孩子学任何东西都一定要让她考级或拿奖。”她这样向我传授经验。我另一个好朋友的儿子刚小学四年级,围棋已下到业余6段,据说下到这个段位将来上清华没问题。

      虽然我天生体育是弱项,但万一女儿比我强呢?我不能扼杀了女儿成长中的无限可能性。当我6月份去给女儿报名时,发现7月的班已经快报满了。

      于是,每当下班后,我饿着肚子在体校外面汗流浃背地等打乒乓球的女儿时,都会想:这是何苦呢。我仿佛上了一条有帆无舵的船,不知风会把我和女儿裹挟到何方,明明看见了彼岸,但走着走着就偏离了航向。

      我不能逆潮流而动

      女儿尚未出生,我和老公就决定要让她快快乐乐地度过童年。我们俩都是大学毕业,都有一份如意的工作,似乎没有什么人生遗憾要在孩子身上得到补偿。我们只希望孩子健康、快乐地成长。

      女儿出生后,我们给她做了两支胎毛笔作为将来送给她的18岁礼物。在笔上,特意刻上了对她的祝福与期望:宁静致远,天然图画。那时,我们对她最大的希望仅是有健全的人格,健康的身体,一生平安。

      而今,似乎要求越来越多,越来越具体:小学期间钢琴至少要考到6级(这已经是低要求了,我有几个朋友的孩子已经考过了8级、9级);英语要通过剑桥3级,最好能在市级比赛中拿到名次;奥数要一直考入6年级,考试排名要靠前;连续6年被评为三好生……

      想想都累!但这一切都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。因为在目前的环境中,只有上了好的小学才有可能上好的初中;上了好的初中才有可能考上好的高中;只有上了好的高中才有可能考上好的大学……按这个轨迹,将来找个好工作应该不成问题。这个逻辑是我在女儿上小学前半年才建立起来的。虽然我小学和初中上的都是普通学校,也并没耽误我考上全国重点大学,但现在形势不同了,我不能逆潮流而动。

      琴棋书画对孩子和家长都是考验

      一个朋友前两天对我说,他把家里的钢琴砸了,因为他夫人在陪儿子弹琴时把孩子的手打肿了。“这下清静了。”他说。我能理解他的愤怒,更能理解他夫人的愤怒。我认识孩子妈,她是个敦厚善良的人,有良好的教育背景。

      如今,对孩子进行琴棋书画类的教育对孩子和家长都是考验。它不仅耗费金钱、吞噬时间,还挑战人的意志。有人说让孩子学任何一种技能累积超过1600小时,就可以养成孩子坚强的性格坚韧的品质。因为这一做法的残酷性,我对此深信不疑。

      女儿4岁多,我们买了钢琴。之所以选择钢琴,是因为听说学钢琴的孩子聪明;再者,也是最重要的,想让钢琴成为她的朋友,以后当我们不在她身边时,钢琴能忠实地分享她的喜怒哀乐。如果现在再让我选,也许我会让女儿学古筝或小提琴,考到一定级别,在“小升初”和以后的中考中都有加分的机会。

      钢琴到家的时候,我告诉女儿:“从今以后,钢琴就是你的好朋友了。你要高兴,就弹高音;要是生气,就弹低音。”说着,我拿起女儿的小手示范。到现在我还能想起女儿当时是何等兴奋,用胖乎乎的右手食指在高音区敲着她心中的快乐。但从5岁正式学琴后,更多时候她是在低音区砸出她的无奈和愤怒。

      学琴前,我一直自信是个好妈妈,同事、朋友对我的评价也是温柔平和。以前,我对待孩子从来都是和风细雨式,极有耐心。但在学琴一年后,我紧绷的心弦眼看就要超出弹性限度。

      女儿以进一退二的速度学琴,我开始急躁。有将近一年的时间,只要一坐在琴旁,用不了5分钟,我俩就会大吵一架。起初,我唠叨个没完,不断纠正她的手型和节奏,说急了她就哭。到后来,每次弹琴我都拿支笔,“手指立住!”“不许折指!”“手指抬高走起来!”每喊一声就用笔敲一下。直敲到女儿哭着跑进里屋关上门。

      现在,她已经学会奋起反抗了。

      两个月前的一个星期五,我发现女儿竟还不能双手合弹老师留的新曲子,我恼火到了极点———第二天就要上课了,肯定要挨训。这样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每遇到这种情况,老师总对女儿说:“你的条件不错,节奏感很好,认谱也快,可为什么总不认真练!”之后,她一般都要婉转地问我:“你是不是工作太忙?”而我总是连连赔笑说,是呀挺忙的,没及时督促她。“要不就把琴卖了!我有这时间歇会儿好不好,我图什么呀!一次课一百多块钱哪!上班累了一天,回来还得陪你练琴!弹成这样,我的面子往哪儿放呀!”一想到女儿班上好几个同学都考完3级了,我就血压上升。此时的我一定像恶魔附体,大发雷霆。我感觉自己无比失败,声浪一阵比一阵高。

      刚开始,女儿被吓住了,一边哭一边说:“妈妈别卖琴,我弹。”可后来,她突然被激怒了,以压倒我的声音喊道:“你就知道你自己!你的面子、你的时间、你的钱!你怎么不想想我,如果我这么对你嚷,你高兴吗?”

      女儿的喊声把我震住了。这难道是我8岁的女儿说的话?那一刻,我突然意识到女儿长大了,有自己的主见,是个独立的人了。而我,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,自诩有着现代教育观念的知识女性这是怎么了?

      “小升初”残酷我们彻底投降

      如果说钢琴、游泳和乒乓球还只是“培养素质”的话,在学习上可是真刀真枪地拼了。

      女儿上的是重点小学,老师很好,作业也不多,考试成绩从不排队。我对女儿的要求并不严,从不要求她得第一,因为我一直认为稳居中上游其实是很舒服的一种状态:压力小且留有冲刺的后劲,就像长跑一样。

      但到了二年级,情况有了变化,虽然我还坚持我的看法,但已经开始有了紧迫感。这紧迫感来源于我对“小升初”的残酷开始有了了解。

      以前媒体关于奥数增加孩子负担的报道不少,所以当周围人告诉我奥数有多重要时,我总说要让女儿有个快乐的童年,绝不给她报奥数。“我又不想让女儿成为数学家。”可我的声音还在脑子里回响,自己就先投降了。二年级一开学,我就给女儿报了奥数,因为她们班同学全报了,我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。

      在奥数班开学时的家长会上,老师告诉我们只有成绩优良的孩子才可能升入奥数三年级,奥数班经过层层筛选到六年级剩下的孩子就都是数学尖子,“小升初时,一些重点中学会来奥数班挑人。”40多个家长骚动起来,人人都感到了紧迫。就像在股市中一样,恐慌和焦虑很容易互相传染。

      虽然要牺牲周六的半天时间,但想想宝剑锋从磨砺出,想想五年的苦学可能在小升初时省几万元的择校费,“值了。”我对自己说。

      当孩子的奥数刚入门,老师夸她进步明显时,奥数班停办了,因为媒体的报道,有关部门统一叫停了奥数班。我很愤怒,奥数纵有千种不好,但它是一个公平的竞争机会。我的同事告诉我,她女儿两年前上中学花了5万元,4年后我要花多少钱?一想到这个我就浑身发热血压上升。看来只有上社会上的商业奥数班了,英语也要提上议事日程。

      邻居的孩子从小学四年级开始,双休日就没休息过,一年总共也就休息十几天。今年3月,当她拿着“北京市科技英语二等奖”、“北京市某某杯英语比赛一等奖”、钢琴8级证书、奥数某某比赛入围等一系列证书去一所所重点中学考试时,发现像她这样的孩子数以千计。“今天去的学校只招两个班,可去了一千多人呢!都拿着一堆证书,比高考激烈多了。”邻居跟我说起当时的场面似乎还心有余悸,听得我深感绝望。万里长征我才迈了第一步就觉得日子过得跌跌撞撞,还有四年,路漫漫呀,我能不急吗!

      女儿目前已经连续两年当选三好生了,听说如果连续六年“三好”,尤其是四至六年级当选三好生,将来的“小升初”又可以多一个砝码。

      我和女儿还有多少架要打呀

      去年底到今年初,女儿几乎一个月请一次病假,症状都差不多,头痛、肚子痛、嗓子痛。开始我没在意,但次数多了,我发现有些时候不舒服更多来自心理问题。这一发现让我很着急,查书,上网,找有经验的同事、朋友聊,最后自己得出结论———女儿可能患上了厌学症。这是我最怕的,没了学习兴趣,一切都谈不上了。

      我找到了北京师范大学搞教育心理的老师咨询。那是今年初春一个寒冷的日子,我的心情就像当时的天,沉闷、阴郁。我带着女儿,怀着虔诚的求医问药的心情走进校门。

      “你喜欢上学吗?”老师问。“有时喜欢,有时不喜欢。”女儿答。“什么情况下喜欢,什么情况下不喜欢?”

      “爸妈急躁的时候不喜欢。”女儿坦然应答。

      ……

      咨询进行了近两个小时,心理学老师分别跟我和女儿谈了很多。我没想到女儿会这么大方地应对陌生的环境、陌生的人。最后,老师对我说:“孩子非常健康、聪明,没有任何问题。她所有的反应都是压力下的正常反应,不是厌学。问题出在你和她爸爸身上。不知你注意到没有,在聊天中,她提到最多的词是‘急躁’。你急躁,她爸爸急躁。你们把自己的焦虑强加给了孩子。”

      这样的诊断让我震惊。我急躁?我焦虑?有没有搞错,我只是想让孩子更有出息!

      回家后,我反省了很长时间。细想想,觉得自己要面对现实了。

      暑假过完时,我的完美计划只执行了一小半。昨天,当我又逼着女儿弹琴,写附加作业时,女儿不耐烦地说:“我的学习压力够大啦!”

      我不认为这么小的孩子就真正懂得什么叫学习压力,平心而论,我给女儿的压力虽不稳定,但比起我周围的人来说并不算大,“应该再给她加点儿压,要不只知道玩儿。”老公结论性地说。我觉得好笑,想当年他是坚决反对给他的宝贝女儿报任何班的,可自从他知道邻居的孩子被一所重点中学录取后,就开始变了。“人家都上了重点中学,假期还在学奥数、英语和作文呢。”他这感叹后含着可望而不可即后的焦虑。“我讨厌你们老拿我跟别人比!”女儿被震怒了,“早知道不要你们做爸爸妈妈了。你们小的时候也是这样吗?”“这是为你好!我不想让你长大了埋怨我。十年后你想过什么样的生活?想学会什么本事?到时候别人都比你强!现在不好好学将来怎么能考个好大学,找到好工作?”我知道我说的这些,对于一个8岁的孩子来说太深了。

      十年以后干什么?我以前想过吗?现在我知道这叫人生设计,我连自己的人生都不曾设计过,就真能设计好女儿的人生?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对的吗?是对女儿的培养还是对她天性的扼杀?

      从小学到大学,像这样学下去,我和女儿还有多少架要打呀!

   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信息评论模块,无需修改!
    这里已调用系统的评论列表模块,无需修改!